尊龙棋牌游戏

油漆作胡同说庄士敦(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4

  溥仪不管他智商多高,这个人的情商非常高。溥仪其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很多见过溥仪的人都对溥仪赞不绝口。虽然你看在书里,溥仪说了好多,他如何受到。庄士敦的影响,但是实际上,跟大家说是溥仪改造了庄士敦。英国人改造了溥仪,就是这样。后来庄士敦在离开故宫以后,离开中国以后,成了溥仪的死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成功得把一个知识丰富,有着多样人生经历的这么一个快50岁的老头子,一个刻板的苏格兰人,一个心里那么骄傲的大英帝国公民,变成了自己的死粉。庄士敦显然被溥仪影响了,被溥仪改造了,它偏离了作为一个英国人的立场,发自内心的帮着溥仪。只是他在写传记的时候,有些线年二战结束以前,庄士敦就死了!庄士敦后来离开中国以后回到英国,晚年他他被认为是一个思想上很极端的东方学者,一直这一生都是在替溥仪说话,溥仪需要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而且这个装饰真退休!回到英国以后,庄士敦是在东方大学当教授,中方大学咱们提到过,东方大学就是老舍后来任教的学校!庄士敦。也是那个学校的。他退休以后,还在苏格兰海边上买了一个小岛,就是准备随时在那接待溥仪的。溥仪要是在当时呆不下去了,就可以去英国,去为去苏格兰。在岛上这庄士敦每天还升旗有。是有时候生满洲国旗的。这有分歧,有些说有些书中是说她生的是满洲国旗,有些书中说它是生的是大清的隆起。这个问题以后咱们进一步再核实。

  他写了一部书,叫做紫城的黄昏。这本书现在能找到这本书,咱们中文后来出版了,而且是刚新中国的时候就出版了。被认为在当时的这种英国学者当中,被认为是对中国非常友善的一本书。一个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但是这本书使得庄士敦在西方几乎成为一个像那样的怪物。因为什么?因为他奇怪的立场,它替中国在粉饰,所以被他的世界所不包容。就是说他发自内心的已经被溥仪征服了。庄士敦的这本紫城的黄昏。跟大家说以前这本书有个特殊的版本,就是这本书有个日文版,咱们看到的都是英文版的,根据英文版翻译的。其实在这本书的日文版中,日文版比英文版多了很多内容,其中多了一个章节,就是关于溥仪到底是怎么从北京逃出去的,不是说从北京逃出去的,是怎么从醇亲王府逃到日本驻华大使馆的东郊民巷。其实溥仪一直都跟日本人有勾结,但是作为英国人的庄士敦竟然一直瞒着瞒着英国使馆,甚至于后来溥仪逃入东交民巷,后来不是说按照溥仪说的,进入日本使馆是因为迷了路的不是偶然走进去的!而是庄士敦把溥仪带进了德国医院,然后庄士敦刻意的躲开了。跟着溥仪在日本人的引领下就进了日本使馆。它是知道溥仪和日本人已经勾结了。当然后来溥仪是否认,庄士敦的说法,如果从那个时候开始,溥仪就开始跟日本人有勾结,最后溥仪要上绞刑架的,他一定是战犯,而不像后来那样说他是一个受害者。庄士敦的日文版,后来是遭到溥仪否认。溥仪说那是日本人的宣传。实际上你看梳理在溥仪写这一段,他心里头我觉得其实是非常得意的。你看他在写丁巳复辟失败以后,到离开北京这一段,其实溥仪基本上就是在抄庄士敦的书!那意思就是我知道的其实比庄士敦还少!整个上窜下跳,追求复辟,不惜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的那些事都不是我干的。都是他们栽赃给我的,我就是一傻子,我啥也不知道,啥也没参与。你看我多可怜。为什么?老一辈人在看到我的前半生以后,给的评语就是一派胡言,原因就在这。这本书的主题就是撒谎,就是用可怜代替可恨。显然溥仪对庄士敦的意义是非常清楚的。他请庄士敦的意思是非常明确的。丁氏夫妇病,其实这背后是清朝的就是零,但是最终你看丁巳复辟很快就失败了,证明这股势力最后靠不住。如果要坚持复辟,就需要更大的靠山。溥仪找过军阀,咱们以后可能会讲到写了溥仪和张作霖的交往其实溥仪一直跟张作霖的关系非常密切,他弟弟溥杰和张学良是哥们,这都是刻意为的。溥杰后来是写过专门的交待材料的,他所以和张作霖后来搞在一起,不是和张左林,他和张学良是哥们。那是他哥哥要他去的,是溥仪要他去这么做的。从溥杰到日本学军事,然后再结交张学良,这就是打算让溥杰进入军队,抓军权。另一个溥仪能够希望借助的势力就是外国,不惜挟洋自重,我对你们有帮助,你们只要帮助我腹壁,我就对你们好。庄士敦是溥仪的第一个选择。但是最终溥仪最后发现英国人不准备帮助他,因为什么?因为英国在中国已经获得了很大的利益。民国明摆着对英国有利,因为民国不反对,在英国不反对英国在华的既得利。英国为什么要反对民国呢?关键就是溥仪实在也拿不出更多的筹码打动英国人,你说还给英国人什么?英国人该拿到的都拿到。是在这种情况下,溥仪最后一个是英国,当时的影响力已经下降了。英国当时穷得都都快当裤子拿不出钱来给溥仪了。一个影响力下降。再有一个就是咱们说的溥仪也实在没有东西可以给英国人,在这种情况下,溥仪才倒向日本。因为什么?因为日本肯帮助他。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日本的需要比英国大。日本在华当时控制的利益比英国小,而民国政府民国政府既然维护英国的利益,那就无法满足日本的需要。所以日本需要一个人来代替民国来搞民国,最终他们和溥仪算是一拍即合。贾宜现在选英文老师和以后投靠日本人,建立满洲国,这是一脉相承的。这背后不是被迫的,是他主动的,是他为之积极奋斗的,就是为了他的大清朝的复辟。庄士敦在咱们的故事里以后还会提到,是吧?我东郊民巷这一段,我准备也带大家走访了以后,咱们看看溥仪的逃亡之路,很有意思的。东郊民巷这一段,其实你实实地一走,你就明白当年是怎么回事,绝不是溥仪说的,说是走错了路了,最后说迷路了,最后进了日本使馆,不可能。溥仪在梳理,你看写了他跟庄士敦浓浓的师生情,读完了让人觉得很感动,似乎故宫这时候是一个!你看多么平静安详,各种交往,爱很纯粹很纯粹,爱纯纯的那种,不带有任何的政治企图。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千万别被这本书骗了。庄士敦在北京的宅子就是咱们说的油漆作胡同,尤其做胡同在地安门。清朝末年的时候,这个区域整个这个区域属于内部服务。庄士敦的宅子就在油漆作胡同的一耗,着阿离神武门非常近,和神武门就隔着一道景山。景山北边就是地安门大街中轴线,中轴线最后到景山这止住了,然后景山的这边就是地安门大街,油漆作胡同,就在地安门以前。地安门内。胡同的边上,大家要是去的话就是去现在的地安门有个中国书店。马路对面和马路对面。马路东路西各有一个中国书店,以前这是以前的一个地安门的一个附属建筑。以前这叫雁翅楼。虽然这个是重建的,但是如果大家看看还是还是很漂亮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时候的地安门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中国书店,我觉得这是可能北京比较大的一个中国书店了,真的有古书买。当然好贵,我看了看真的买不起。是吧,看看位数就吓一跳,都是五位数六位数的我的天。雁翅楼以前和地安门是一个整体的,就两座雁翅楼,一东一西,形成一个夹道。两个在家造的北边就是地安门。以前内务府的卫队就驻扎在这两座雁翅楼当中,这是一个防卫设施。油漆作胡同实际上就紧挨着雁翅楼就在西边雁翅楼的后边。这油漆作胡同是个口袋胡同,就是说他一个开口在雁翅楼的南边,另一个开口在雁翅楼的北边。就中国书店!你现在看紧挨着中国书店的胡同口是尤其做胡同儿,雁翅楼另一边路口也是。尤其做胡同,就这样这么转一圈这个胡同,这样一个胡同,其实在北京是个非常大的看点,这是北京一种非常特殊的胡同。叫什么?叫叫口袋胡同。北京的胡同大家理解一般都是直接是吧,东西走向的南北走向的都叫胡同,这就算是斜街,其实好多鞋街也是直的,就是从胡同口能看到那个胡同口。北京跟大家说除了直接以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胡同,就叫这就是这种口袋胡同。这条街进去,走到头只能向左转,走一点还还这路口还是只能向左转两次左转拐两个直角,你会发现你又走回到原来那条街了。这样的胡同就叫口袋胡同。其实所以有这种口袋胡同,是因为口袋胡同的入口和出口,这三条就是口袋胡同,是三条街,三条街围着的院子。院子一般都很重要。虽然这种院子在格局上肯定地说不如王府,但是因为这三条街院子被刻意的和别的宅子隔开的。你看标准的四合院,在北京都是一面儿,开口在胡同里另一边。湖四合院的另一边是和这条胡同平行的另一个胡同人家的后墙。但是口袋胡同最大的特点就是和邻居就没有共用的墙。他跟王府不一样,王府是前门开在一条街上,后门开在另一条街上,一般这中间是两座四合院,也就是说一般的来说王府要武进,是武进院落,三进的一个庭院,然后再加一牌照房,这后边还有后花园。所以一座王府实际上是两座很大的四合院,一般是两进两斤半的两座。一般的来说,王府是五进口袋胡同,口袋胡同三面墙,三面皆为这的四合院,一般的来说没有五金,只有三进,就没有王府那么气派。这常常是因为他不够格,你没有资格住王府的。但是你做关你最高规格就是住一个口袋胡同。昨天是八掌柜带大家走了,走油漆作胡同。小时候掌柜住的也是口袋胡同,口袋胡同非常有意思。当时这口袋胡同一般都比王府是好几个级别的,但是在宅院当中,这口袋胡同为中间的房子,这就是极品了。而且这种胡同特别有意思是什么呢?这是它是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就是口袋胡同只有一边有门,但是周围这些所有院子的门都是朝着宅子开的。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点,就像这种口袋胡同,像你比如油漆作胡同,现在出现在地安门内,这不是偶然的。你从别的胡同没有办法走到油漆作胡同来,尤其做胡同,你走不进来。但是你从油漆作胡同,能走到周围任何一条胡同,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围着。咱们说众星捧月,周围的那些胡同,虽然正门都冲着宅子,这些院子都有后门,这就是这种油漆油,这就是油漆作胡同的一个用处。你从油漆作胡同这口进去,从这些大门穿过这些院子,从他们的后门出去,你就摆脱了跟踪者。应该说这是明朝皇帝出宫的一个地方。皇帝从皇宫出来,走到这两个太监,把这小胡同口一把,你下边,你根本不知道这皇帝走哪个院子,从哪走到周围哪条胡同里去了,根本就没法跟踪。尤其做胡同。掌柜也是在后海边上长大的,跟大家说以前这个胡同我就知道,但我舅舅没有走来过着。你想他边上那条叫宫俭胡同,还有北海家,到这以前我都常走,甚至于每个礼拜都走从后海去,去少年宫就走这条街,但是就没有走到过油漆作胡同,因为哪都走不到他这。

收缩